最难的教养,是对家人和颜悦色

一.最难的教养,是对家人和颜悦色

最难的教养,是对家人和颜悦色 图1

孔子讲,孝敬父母最难的事情是“色难”,就是说最难的是给父母好脸色。给父母买好房子、请保姆、吃大餐、去旅游是物质上给父母的享用,这是低层面的“孝”。

而高层面的“孝”,应该表现为对父母精神上的敬重和感情上的安慰。所以,能对父母能做到和颜悦色,是最难的教养。

著名作家史铁生双腿瘫痪后,脾气变得喜怒无常,经常对母亲发脾气。然而母亲即使身患肝病,口吐鲜血,心里口里记挂着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后来母亲死了,史铁生才突然醒悟:“这倔强只留给我痛悔,丝毫也没有骄傲。我真想告诫所有孩子,千万不要跟母亲来这套倔强,我已经懂了,可我已经来不及了。”

“色难”难在何处?难在很难有一颗恭敬的心,难在没有一个谦和的态度。我们好像变得很厉害,动不动就把父母当佣人一样使唤,稍微有不顺心就对父母一通发泄,不给他们好脸色看。

我们不经意的态度,往往伤害他们最深。所以“色悦”成了衡量一个人孝心的道德标尺。

在一次访谈中,杨澜曾问周国平:“为什么我们都把好脾气留给外人,却把坏脾气留给最爱的人?”周国平回答说:“这个错误,我也常常犯。对亲近的人挑剔是本能,但克服本能,做到对亲近的人不挑剔是种教养。”

生活中,我们和不同的人相处,会展现不同的态度:陌生人前是规矩礼貌,疏离中带着客气;同事之间可以开几句熟络玩笑,但始终不失分寸;普通朋友嘘寒问暖,亲近但不亲密;在亲近的人,尤其是父母面前本性却完全暴露无遗。

家人,是这个世界上相伴最久的人。对家人的态度,藏着一个人最真实的教养。

很多时候,人在外面受了委屈或承受一些压力,没有办法发泄出来,只好对亲密的家人发泄。

但关系亲密并不意味着能无止境地无理取闹,没有人天生就该承担他人的情绪发泄。俗话讲,“脾气人人有,拿出来是本能,压下去才是本事。”

最难的教养,是对家人和颜悦色 图2

胡适的妻子江冬秀是出了名的“母老虎”,脾气极大。每次江冬秀发脾气,大喊大叫时,胡适就到洗手间里,借口要漱口,故意把牙刷搁进口杯里,把声音弄得很响。如此这般,避免正面冲突,让彼此好受。

胡适曾在《我的母亲》里提到:“世间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这比打骂还难受。”他说到做到,从不给妻子一张生气的脸。

其实,和颜悦色,是深爱的外在表现。真正有教养的人,是把好的情绪和态度留给家人。

古书有言:“天地之气,暖则生,寒则杀,性气清冷者,受享亦凉薄,唯和气热心之人,其福亦厚,其泽亦长。”

家人,是最值得被温柔以待的。

二.怎样除掉心里的杂草一位著名的禅师即将不久人世,他的弟子们坐在他的周围,等待着师父告诉他们人生和宇宙的奥秘。

禅师一直默默无语,闭着眼睛。突然他向弟子问道:“怎么才能除掉野草?”弟子们目瞪口呆,没想到禅师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一个弟子说:“用铲子把杂草全部铲掉!”禅师听完微微笑地点头。

另一个弟子说:“可以一把火将草烧掉!“禅师依然微笑。

第三个弟子说:“把石灰撒在草上就除掉杂草!”禅师脸上还是那样的微笑。

第四个弟子说:“他们的方法都不行,那样不除根的,斩草就要除根,必须把草根挖出来。”

弟子们讲完后,禅师说:“你们讲得都很好能从明天起,你们把这块草地分成几块,按照自己的方法除去地上的杂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再到这个地方相聚!”

第二年的这个时候,弟子们早早就来到这里,他们用尽了各种各样办法都不能铲除杂草,早就已经放弃了这项任务,如今只是为了看看禅师用的什么方法。

禅师那块原来杂草丛生的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灿灿的庄稼。

弟子们顿时领悟到:只有在杂草地里种上庄稼,才是除去杂草的最好方法。

他们围着庄稼地坐下,庄稼已经成熟了,可是禅师却已经仙逝了。这是禅师为他们上的最后一堂课,弟子无不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是的,要想除掉旷野里的杂草,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种上庄稼。

要想心灵不荒芜,唯一的方法就是修养自己的美德。

本文原创,作者:zxbcctv,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张小宾自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xbcctv.com/4599.html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