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梦未圆;路途漫长,重任在肩

又是这样的一个夜晚!春意之浓,理应酣梦难醒,如“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缱绻意舒,莫名地却惊起于梦中,披衣,下床,燃烟,那些深深浅浅的记忆,随着烟雾,弥散,荡开……似真,亦幻,恰如这多变的人生。

不知源于何故,香烟竟伴随我走过二十多年的历程,燃着我的青春,燃着我的梦想,也燃着我过多的失落与无奈的彷徨。我不嗜烟,却不曾想过要远离香烟,一如一个人的特殊癖好,一旦养成,骨子里透出的倔强执着,也一并融入自己的血液,日久弥坚。

夜已深,梦未圆;路途漫长,重任在肩 图1

玩文字的人容易孤独。古先贤文人无烟可抽,便寄情于杯中之物,似太白“自称臣是酒中仙”的傲然和五柳先生“造饮辄尽,期在必醉。”的超然,想必与他们孤独的人生追求有关。从小我就喜欢文字,家中没有藏书,惟有报纸不缺,因了这个缘故,打小就喜欢手捧比自己还高的报纸,读其中的图画,在脑海中随意编织着自己想要的故事,渐渐地,报纸矮了,自己又可以从图画走向文字,大多会喃喃自语,或天马行空样描绘着不着边际的梦想,往往忽略了小伙伴们吆五喝六的嬉闹声。一直至现在,仍然喜欢一个人独处,独享一份清静,大概就是从那时养成的吧!

猛吸一口烟,缓缓吐出,丝丝缕缕的薄烟缥缈缠绕,轻纱曼妙,升腾飘散。窗外虽灯火通明,却少了白日许多的喧闹,偶有犬吠声起,但丝毫听不出应有的恶意凶叱,倒像是温柔的提醒,不由哑然失笑。小时候体弱多病,虽极尽读书之勤奋,无奈也敌不过病疼的折磨,过早结束学生生涯,鬼使神差样又走进校园,却以教书先生自居,终日仍与文字为伴,在三尺讲台徜徉。虽与大学无缘,然梦却未断,寒夜攻读诗书,竟不知东方破晓,想来应该在那时就与这香烟结缘,“琴书随弟子,鸡犬在邻家。”夜深苦读,香烟为伴,闻听邻家犬吠,声嘶力竭,已记不清有多少回“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不眠不休,和着香烟,啃下一堆又一堆或艰深晦涩或情趣盎然的文字。烟与文字毫不相干,两者却促成我别样的人生,不由苦笑!泯然……

夜已深,梦未圆;路途漫长,重任在肩 图2

忽又想起三十而立,我的而立之年却是另一番天地。抛家舍业,独自南下,也想在经济浪潮的翻腾里,当一个弄潮儿,做起了与师道尊严无关的生意,像众多做业务的一样,背着满袋的样品资料,打电话,扫楼,奔走于南方各大城市,与各种生意人打交道,吃过闭门羹,喝过风凉水,人情冷暖市井百态,竟与文字一般无二,全无了读书人的儒雅。也亏了那些年的寒窗耕读,与人谈起生意来,也能娓娓道来,全然不像刚出道的毛愣愤青。现在想来,孤僻性情的改变,当感激跑业务的那两年了。做业务少不了尔虞我诈,灯红酒绿,每签一单,必出入高档娱乐场所。喝酒抽烟自是家常便饭,唱K跳舞也是必备活动,潮没学会弄,倒增了烟酒的量,一改昔日的沉默寡言,变得圆滑世故。庆幸读书人的劣根尚在,在尝尽酸甜苦辣后,又弃商从教,在南方城市做回教书先生。

夜已深,梦未圆;路途漫长,重任在肩 图3

手中的香烟即将燃尽,手指似有焦痛之感,忙不迭丢掉烟蒂。“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不知这易安居士是否愁苦得忘了季节,还是古时天气与今时不同,“最难将息”却与我此时的心境相似。从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点燃,细品,心绪平复,盯着手中燃着的香烟出神。人此一生,与香烟何似,燃过了的,化作轻烟,留下灰烬,看不出昂贵低廉,唯有留过的烟味,尚能分辨出高下优劣,老烟民们也许还能叫得出价钱的高低,一如阅人无数的智者,能看穿世间百态一样。缕缕飘散的烟雾,在这个早春的夜晚,空荡轻灵,似乎也在提醒着我:夜已深,梦未圆;路途漫长,重任在肩!

本文原创,作者:zxbcctv,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张小宾自媒体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xbcctv.com/2004.html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