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创业思维-正文

罗会余:在1000箱酒里摸爬滚打

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是在你的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有你把成功“抓”在手上的时候,这才是成功。创业目标要明确,对自己要定位好,这样才有方向感,否则就像无线的风筝到处乱飞。——罗会余

罗会余:在1000箱酒里摸爬滚打 - 第1张

采访对象:罗会余

毕业院校:西南政法大学 法律学

在校时间:2003年-2007年

创业时间:2009年底

启动资金:1000箱酒

公司名称:福建乳泉石榴红酒业公司

经营项目:专卖石榴红酒,保健品和化妆品项目已经启动

目前雇员:15人

经营业绩:从2011年8月份开始,月利润5万

从一个咸菜到“一树枣子万里红”

“我的创业是一种偶然,当然也是被逼的。”罗会余说。

罗会余2007年毕业于重庆西南政法大学。他大学四年的生活,可谓平平淡淡,波澜不惊,既没有参加什么社团活动,也非学校的风云人物,亦没有做过正经的兼职工作,更谈不上轰轰烈烈的创业史了。所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大学毕业之后会去创业。

不过,在大学的时候,他倒是去找过两次兼职,但都以失败告终。一次是大一的时候,他壮着胆子去应聘一个火锅店的服务员,可火锅店老板说,他们只要本地人,罗会余很失落;另一次也是在大一,他通过一个兼职中介去找工作,交了200块钱中介费,但是后来才知道被骗了,工作没有找到,罗会余很苦恼。从此以后,大学四年,他就再也没有去找过兼职。

罗会余本来是一个很腼腆的人。上初中时,他跟女孩子说话都会脸红;高中的时候,他们班有两个最腼腆的人,除了一个女孩子,就是他。他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考虑,心里话从来不跟其他人说。“如果我不上大学,我很可能会得自闭症。”

可终究,读了四年大学,他有了一些见识,接触了一些人,让他的性格有了一些改变,但他还是没有真正成熟。他真正成熟是在大学毕业之后。

罗会余来自安徽省六安市。父母都是农民。农村里重男轻女的观念比较普遍。“家里没有男孩,别人会看不起。”他有三个姐姐。三姐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养到别人家里。前年全家人刚刚和她相认。让父母欣慰的是,由于三姐是被送养到镇里的人家,从小生活得比他们好。罗会余从三个姐姐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向父母报喜不报优。“创业的时候,我都不想和父母打电话,如果我说过得很好,违心的;如果说我过的不好,很苦,父母难过,我更难过。”从父母身上,他也学到了做人要老实本分。

他小时候吃过很多苦。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他上一年级的时候,那年冬天下霜,他因为没有鞋穿,只能打赤脚去上学,冷得要死。而且,他的衣服上有很多补丁。他这样的“打扮”被村里的大人看到了,别人都以为他是故意这样的,都夸他身体好。罗会余受到夸奖,非常得意,心里一下子就感觉暖和了许多,但脚下还是很冷。他记得,他们家只有一个菜,咸菜。他很小就学会了做饭,经常做好饭等着父母和姐姐回来吃饭。“因为只有一个菜,做饭就很容易了。”有时候,他跟父亲睡觉,由于白天干农活太苦、太累,他都能听到父亲睡着之后,缩着身体“哎呦”直叫的声音。

农村的艰苦生活让他很早就学会了自立自强。“创业的时候,很多苦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很多事情,我都憋在心里不说。”

直到那一年,他考上西南政法大学。这给全家人都带来了希望。村里人都说,他是“一树枣子万里红”,整个村就只有他一个人红火起来了。但所有人都没想到,他07年毕业之后,却只找到了一个月工资只有1000多块的工作。这些,他都没好意思和父母说。

去上海找工作,被姐夫“骗”了

大学毕业之后的罗会余,本来有机会回家做公务员的,也有两千块钱的工资。可是,这两千块钱,对罗会余来说只够生活费,而且,他觉得自己的学历有些高不成低不就,可能会对将来自己的发展空间有所约束。最重要的是,他不甘于公务员这样的安逸生活,他想到外面闯闯。“大学毕业之后,没想到社会很复杂。”

于是,他来到了上海。因为他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也没有太多的人际交往,所以他就暂时待在姐夫开的公司里。姐夫成了他的“老板”。但是姐夫这个老板并没有给他这个小舅子多少“特殊照顾”而是和其他员工一样,陈去生活费,只给他1000多块钱的工资。他有点失落。“我以为他们会给我找个很好的工作。我一直是听别人安排的。”

一般的小公司的老板都会给新来的员工一个很好的前景和“盼头”,罗会余听姐夫说国际贸易这个行业发展前景很好,只是现在公司初创期,所以得多吃些苦,努力努力。可是,“熬”了半年之后,罗会余觉得,他好像上了姐夫的“当”了,在这里没有发展前途。所以他就萌生了离开公司的想法。但是,碍于姐姐姐夫的情面,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等待“时机”具体是什么“时机”,他也说不清楚,总之,能找到一个离开的“借口”就行。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一个卖酒的福建宁德的朋友,那个朋友说,沿海的酒文化比较深厚,而且,红酒比较好卖。碰巧的是,他的老板——姐夫刚刚在安徽买下了一家名叫“乳泉石榴红”的洒厂,那是一家建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酒厂。于是,罗会余就上网收集了一些相关信息,然后,马上写了一份关于到福建卖石榴红酒的“商业计划书”。接着,就和那个朋友来到福建,筹建酒业公司,也即姐夫的国际贸易公司的分公司,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了解福建的石榴红酒市场,以及招商工作。“我姐夫也不清楚这个石榴红酒的发展前景怎样,只是想要我们先去试试。”

卖酒的不一定能喝酒:喝着老板的酒不心疼

就这样,罗会余跟着那个福建的朋友,还有公司派的几个人,“误打误撞”地来到了福建。“我那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也不知道酒的‘深浅’,只是听说能挣钱,还有人‘带’,我就去了。”当然,他终于可以“摆脱”他姐夫了。但他仍然是姐夫的“亲信”。

分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也是非常红火的,最多的时候也有十七八个人。“但后来我发现,不是人越乡,就会发展得越好。”

来到福建,首先让罗会余印象深刻的是他不适应那里的生活。主要包括语言、天气和饮食习惯。他听不懂福建话。在那里待的第一个冬天,他都在流鼻血,每天早晨他都会揭一块“鼻血”下来,而且,福建的气候比较湿润,他习惯了安徽那“干腻”的气候。还有,福建人喜欢吃海鲜,不放盐,喜欢放糖,或者是蘸着生抽和酱油吃,或者生吃。而安徽人比较“重口味”,也能吃辣。直到现在,他都不能习惯福建的饮食习惯。

后来,他还认识到,他们其实并不是来招商和了解市场的,而是来福建“喝酒”的。当然,这也是他联系客户,积累人脉资源的方式。因为福建人做生意比较活跃,信息沟通和感情沟通都需要在酒桌上才能达到。一般没事的时候,分公司领导经常带着他到外面去喝酒。“但福建人喝酒是没什么讲究的,大多是三杯一起喝,他们喝倒一个算一个,喝死一个算一个。我一个月,基本上有20天躺在床上。”

罗会余原以为自己很能喝酒,没想到在他们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一般人都误以为,卖酒的人多能喝酒,而且要多和别人喝酒,才能把生意做好。“这大错特错,在酒桌上说的话,可信度非常低。”

就这样,罗会余所在的分公司开始走弯路,并出现了一些问题:他们经常出去喝消,不务正业。 由此带来的公司一个最严重的回题:团队管理上十分松散。“其实,领导之间都是相互‘勾心斗角’的,心胸也不够宽广。没事就天天打牌。”而且,公司招人都是靠“人带人”的方式,没有一定的考核制度,很多事情都是领导一个人说了算,没有一定的民主协商机制。罗会余虽然是公司的市场部经理,是“四把手”,但也说不准话,此外,公司缺乏一个整体的规划和战略考虑,做业务和联系客户都比较盲目。

这诸多的问题,让公司的发展举步维艰。七八个月下来,他们几乎没有做成功一笔业务。每个月都在亏损。那时候,他们办公室的租金一个月是五千多块,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费用,一个月的固定开支就在六七千块钱。这种情况下,远在上海总公司的老板(姐夫),已经不再给他们的分公司投钱,让他们“自生自灭”了。“只卖出去了一点点酒,而且还是客户帮忙:介绍的。”罗会余说。

而且,他姐姐姐夫经常打电话来骂他,骂他什么事情都做不好,没有经营好这个分公司,还亏损了这么多钱。最后,分公司的领导和员工走的走,被开除的被开除,只剩下了罗会余一个人。公司面临倒闭的危险。

无意间创业:这1000箱酒卖不出去也要送出去

在分公司只剩下罗会余一个人的时候,罗会余的姐姐建议他回到上海去,继续待在姐夫那家贸易公司里。“我还去挣那一个月一千块钱的工资吗?我这个人的性格有点不服输,我不想再干这样的事。”但那时候,他没有把这话对他姐姐说。

姐夫也找他谈话:“分公司目前的情况是负营业,没有客户,没有人脉,只剩下1000箱酒,如果没有人做,分公司只有倒掉。”罗会余想了一下,硬着头皮说:“我来做。但这1000箱酒让我自己支配。”他坚持要独立运营这家公司。没办法,他姐组姐夫让他试试看。

离开大学近三年的罗会余,在性格上已经亦得外向了,而且,在福建分公司的工作经历,让他的人际交往的能力也得到了不少历练。“和我交往的朋友或者客户,大都比我大15岁以上,这让我变得比较沉稳。”不管怎样,此时的罗会余身上铆着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

但是,摆在罗会余面前的是一个烂摊子,他的启动资个只有这1000箱酒。“这1000箱酒,卖得出去就是我的,卖不出去那就是一堆垃圾。”罗会余说。那时候,公司还欠着别人近5万块钱,包括员工的工资,还有房租等等。但总公司只给了他4万块钱。而且,公司还欠了罗会余近2万块的工资,他最后都没有要。无论如何,他得到了一个自主创业,甚至是实现自我价值的绝佳机会。

仿佛他终于可以自己当老板了,他终于不再受姐夫以及其他领导的“管束”了。那天,当所有的员工和领导都没来上班的时候,他有些莫名的兴奋。他马上拿着这4万块钱去还给别人。还有近1万钱的债,他就马上开着车,拉着酒,低价卖给一些客户,然后也还上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5万块钱,我在一个礼拜之内就还掉了。”罗会余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此外,罗会余根据之前的工作经验和教训,先是把办公室撤掉,把办公地点搬到自己租的房子里。而且,为了节省开支,他还请他的同学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分担他的房租。然后,他还招了两个“员工”,一个女孩,给她一个月1500块的工资;一个是他表弟,包他吃住,还有500块的生活费。“一个公司在没有很好实力的情况下,一定要小而精,不能太臃肿,也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一个人才,可以顶十个人,一个不好的人,就可以损坏一个公司。”

这是他从之前公司失败的教训中得出的经验总结,但那时候的罗会余只招了两个员工,也实属无奈之举,因为他几乎没有什么资金实力。

招这两个“员工”的时候,罗会余没有给他们很好的愿景和承诺。他只是说:“你们先帮我做着,基本工资有,但因为我是创业,自谋职业,可能给不了你们一个好的未来。”在他独立操作运营这家分公司的第一年里,他的口袋里一般都不会超过100块钱。在这一年里,他都不知道该干什么,每天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没办法,他也只能拉着自己的酒到处和别人喝酒,到处寻找“客户”,积累人脉资源。“虽然之前公司也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但我都不熟悉,一切都得从头开始。”

每到给员工发工资和交房租的时候,就是罗会余最着急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把一些酒卖掉。为了卖掉这些酒,赚到足够的钱,他想了很多办法,大多是低价出售,或者亏本买买。他找到那些之前公司积累的意向客户、凭着自己的“厚脸皮”去说服他们买酒,但他们大多都不感兴趣,于是,他就给这些意向客户足够的优惠,让他们先尝到“甜头”,比如送给客户额外的酒,或者不要求客户全额付款,只先付一部分。“这1000箱酒很多都是送出去的。这1000箱酒,我卖了一年半。”

他的全部资产就是这1000箱酒。他在坐吃山空。

U形人生曲线:一次10万块的车祸

“但是我想,走到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总会往上‘升’了,不可能再‘低’下去了。”在那一年里,几乎没有收入的罗会余总是坚持这样一种信念。但其实,他还有很多路可以选择,比如回家去考公务员,或者回到上海,回到姐夫的贸易公司里去,或者扔掉这个烂摊子,另谋职业。

本来,罗会余的姐夫把公司交给他的时候,就是半信半疑的态度,现在,几个月过去了,罗会余仍然没有任何业绩,姐夫就对他失去了耐性,让他赶紧回上海,甚至对他产生了很多偏见,以致于对他有一种人格上的“污辱”。“我姐夫也看不上眼,叫我不要逞强。”

可是,他已经答应了姐夫,独立经营这家公司。他一定得坚持着,不想被姐夫瞧不起。他最大的困难就是要解决自己和员工们的“温饱”问题,他经常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他每天出去“跑业务”,“联络感情”,但总是一无所获地回来。有时候,他请客户吃饭,自己兜里没有钱,只好打电话叫朋友过来先帮他付着。他经常晚上一两点睡觉,然后三点钟就会起来。他有时候会对着自己的朋友哭,朋友都劝他不要这么累,放弃这家公司,他哭完之后只是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走下去。

有一段时间,他的银行卡里只剩下不到100块钱,取款机取不出来,他就去柜台排队,排两个小时的队,分三次取,一次取二三十块钱,一共取了六七十块钱。为了节约钱,他天天吃快餐。在他最穷的时候,他的“员工”都借钱给他。

2010年底,是罗会余创业最困难的时期。那是过年的前三天。他刚刚做完一笔小单,便开车去一个客户朋友那喝酒。喝完酒之后,为了防止查酒驾,他叫其中一个没有喝酒的朋友帮他开车。没想到,在国道上时,车撞到了路边护栏上,前面的气囊全部鼓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我非常镇定,感觉好像麻木了。”那时,他坐在车后而,前面的两个朋友,似平被吓着了,没有什么反应。他非常镇定地叫两个朋友从汽车里出来,以免车着火爆炸。

最后,人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车被撞得面目全非,由于没有钱交保险,这车已经脱保四个月了。修车,花了他10来万,都是向朋女借的。平时,很少开口向朋友借钱的罗会余,这次终于开口了,他向朋友借钱的方式是这样的:向朋友承诺还钱的时间,时间到了,就到另一个朋友那里借钱还上。“最起码,下次借钱的时候,好借。”

他记得,那一整天他都没有吃饭。修车那段时间,他非常憔;他的心情非常不好,经常陷入一种悲观的情绪中。头发都掉了很乡。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还经常从噩梦中惊醒。“这车是我姐姐的,到现在我都没敢告诉他们这件事,因为我怕我姐夫又骂我。我欠别人钱的事,我也没有告诉我父母。”

公司又剩下他一个光杆老板

他开始背负着这10万块钱的债务。他经常对他的两个员工“说实话”“公司支撑不下去了。”没过多久,那个女孩子也坚持不下去了。她走之前,也犹豫了很久,因为罗会余这个老板对她还不错,她也在老板最困难时候借钱给他。但是她说:“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因为我没有给你带来业绩,你还发工资给我,作为员工,压力比较大。”在她走的时候,罗会余还送了她两瓶酒。他也拿不出什么钱来。他只剩下了酒。

这下,就只剩下了罗会余和他表弟两人。他表弟是高中毕业,本来也是出于一种情感来帮他的,同时,也是让表弟积累一些工作经验。临近过年的时候,他对他表弟说,过年无论如何都会给他一些钱回家。可是,过年的前三天发生的车祸,已经让他身无分文。没办法,表弟最后也走了。

又剩下罗会余一个人了,他一个人兼任好几个人的工作,搬运、发货,送货等等。有时候,客户只要一箱酒,他都会送去。但有时候,他会上客户的“当”,有几次他把酒送过去之后,却不见那边打钱过来,这事最后都是不了了之。还有两次,有客户说好要买他的酒,于是他就向总公司承诺,向姐夫承诺,有一笔大单,需要总公司重新生产一批酒,但最后,那客户一瓶都没要,罗会余只能把酒搬回来。“有的客户比较精明,哪怕你今天死了,别人都不会看你一眼。但我不能自己买单。

这种情况下,他的姐夫就实在忍不住地骂了罗会余一顿:“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脑袋上是不是有坑啊?”话说得很难听。罗会余也只好忍着。很多时候,姐夫一个电话过来,胡乱地骂了他一顿,还没等罗会余开口辩解,那边的电话就挂了。“那时候,我想到了很多‘攻击’ 他的语言,但最后,我还是没有说,说也没有意义了。”“但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愿望,就是不想被别人看不起。别人对我偏见太多,我就想做出一番成绩,给别人看!”

罗会余的惰况已经糟糕得不能再柳糕了。那时候的他极度迷茫,他的面前甚至都没有十字路口供他选择。但,他始终相信:创业,只要坚持,一切总会好起来的。他说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念。他只是相信。

坚持的另一种定义:天上掉下个“金饭碗”

终究,罗会余还没有陷入绝境。“我这个人可能比较爱面子,在外表上,我尽量给人光鲜的一面,不能让人看到不好的一面。苦处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罗会余说。这种“爱面子”,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一种上进心。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只是把心中的“苦水”向少数几个朋友倾倒,而一般不会表现在外人面前。

而且,那时候,他正和女朋友谈恋爱,他只在女朋友面前“哭诉”,正是因为看到这种上进心,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他的女朋友不但没有离他而去,还倾尽自己的全力借给他几万块钱。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就写了个借条给她。但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和前进的动力。“有些事情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好了的,在我景困难的时候,我女朋友没有离我而去,我非常感谢她。我甚至觉得,是她给我带来了好运。”罗会余说。

直到2011年的8月份,罗会余创业快两年的时间了。一个偶然的机会,罗会余一个卖茶叶的朋友,介绍另一个朋友来罗会余这里喝茶。那个朋友向罗会余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就向罗会余拍着胸脯说:“跟我合作,我包你赚大钱。”然后,那个朋友拿出一张宣传单来给罗会余,但罗会余看不懂宣传单上的东西。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这个朋友是搞电子商务的,刚刚开了一家叫“金饭碗”的网络公司,那张宣传单上是金饭碗公司的构建设想。这朋友正在做全国的代理商,想帮他卖红酒。

“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了。这肯定是忽悠人的。”罗会余并没有马上相信这个朋友的话,因为他自己上客户“当”的经历告诉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特别是这种无缘无故“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而且他对电子商务不了解。他只是表面上应酬说考虑考虑,就这样把这个朋友打发了。没想到,不久之后,这个朋友又找上门来,又想问他要点产品卖,罗会余碍于朋友的面子,就随便地拉了10箱红酒给他。没想到,一下就卖出去了,接着,他又拉了30多箱给他们。

机遇就这样不小心地“砸”在了罗会余的头上。还没等罗会余清醒过来的时候,有一个武夷山的客户一下就买了他500多箱酒,一共挣了两三万。这是罗会余的第一桶金,也是罗会余创业近两年以来得到的第一笔真正的收入。从那以后,罗会余每月的净利润就达到了五六万。这一年半的“苦难”生活终于要到头了吗?罗会余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来接受这些惊喜。平常人们总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可是,他回想,在这一年半里,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准备,只是吃了一些苦头、耐得住贫穷而已。后来他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平常总是送一些酒给客户,经常做好事,现在得到“福报”了呢?

大喜过望的罗会余冷静下来,重新理顺自己的思路。平时他积累的些客户资源,多是自己吃亏,让客户多占“便宜”,这种销售“策略”虽然是无意为之,可确实现在已经收到成效了,已经有客户主动找上门了。他很感谢那个“金饭碗”公司的朋友,甚至对他有些愧疚。这也让他对人际关系有一种新的认识:不轻易相信任何人,但要对别人以诚相待。他也形成了自己的一种销售理念,尽量多给客户好处,自己少赚一点,这是一种长远的投资。“别人会对你感恩。感恩,就是你在对方的心里种下一颗种子。”罗会余轻松地说。

私人会所和电子商务:落地和天上飘的销售模式

罗会余是幸运的。自从接触到“金饭碗”网络公司之后,罗会余开始了解电子商务,也学习一些经济学的知识,比如经营模式方面的常识。以前,罗会余卖酒的方式,是非常传统甚至“老土”的,他只是开着车,到处找客户,到处跟别人喝酒。这种方式不仅成本高,而且还不能保证别人能买他的酒。而且,罗会余没有“落地”的酒楼或者专卖店的实体店。但是,他找到了一条捷径,一种全新的销售模式,一种和以往的老土的销售模式八竿子打不着的销售模式,那就是电子商务。

罗会余向记者兴致勃勃地谈起了一些经济学的知识,以及金饭碗网络公司建立所依据的经济学理论基础。“电子商务,隔行如隔山,很多人都不理解这个电子商务是怎么回事,有一些销售模式,比如B2B,B2C,C2C,我们都知道阿里巴巴和淘宝”。他们就是这些模式。而我们现在在探索EBC的销售模式。有一本书叫做《消费资本论》,里面有一个观点说,消费者可以向生产者延伸。生产者生产出来的东西,可以低价批发给经营者,可以获得价值;经营者,可以高于批发价出卖,也可以获取利润,但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不是亏了呢?其实,消费者也是一个投资者,消费者可以向生产者和经营者‘投资’,那为什么消费者得不到利润呢?没有消费者,生产和销售都没有意义。所以,消费者要得到额外的分红和利润。”

这些经济理论让罗会余感觉非常新鲜,而且,最重要的是,它们具有可操作性。金饭碗公司正是基于这种理论建立的。他们想建立一种全新的销售模式,改变人们的消费观念,真正地把消费者变成投资者。“我将自己的产品‘嫁接’到这个平台上,这里有无限的商机。”罗会余兴奋地说。基于这种销售理论和模式,罗会余还运用了一些新的盈利模式,这种盈利模式始终是与消费者的利益相关的。比如让消费者“参与分红”,具体的操作诸如“返现”促销,“增值”促销等等。而且,随着他和金饭碗公司合作的深入,他的石榴红酒在金饭碗上已经是指定卖品了。

当然,罗会余并没有完全抛弃那种传统的销售模式,而是“改头换面”了。“我们不仅需要一种虚拟的在‘天上飘’的销售模式,也需要一种‘落地’的销售模式。”从去年的8月份到今年的4月份,罗会余每月的利润都有五六万,他把这些钱开了一个私人会所,专门请和金饭碗合作的代理商来喝他的石榴红酒,这样也大大地扩展了他的客户和人脉资源。

除此之外,罗会余还没有忘记给客户“送酒”,笼络人情的“销售策略”。等他的1000箱酒卖完之后,他又向总公司的老板——他的姐夫“借”了2000箱酒,到现在为止,他已经送给别人1000多箱酒了。“我这是有的放矢,我就是要让客户感觉他欠我的,以后还要还给我的。”

电子商务就像助推器一般,它很快地让罗会余找到了方向,并且让他奔跑了起来。

小石榴,大梦想

罗会余的公司发展起来以后,他就不再“受制”于他的老板——他姐夫了,因为他走出了一套自己的运作模式。而且,他觉得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受姐夫的“气”了,姐天对他的看法也有了很大的改观。 目前来说,他和总公司之间是一种“合作”的关系。因为总公司有一家石榴红酒厂,只要罗会余进货,总公司就会马上给他生产,总公司是他的“进货渠道”。

关于红酒的竞争压力,这是显而易见的。在福州,至少有2000种以上的红酒,都是张裕、长城、卡斯特、王朝这些大品牌。但庆幸的是,他们都是葡萄酒。而罗会余做的是石榴酒,原料是一颗颗的小石榴。这就是石榴酒的“亮点”。“我们只有另辟蹊径,有新概念、新特点、新品位、新时尚,玩一些异性的东西,消费者也喜欢玩一些新颖的、个性化的东西。

而且,罗会余正在独立发展自己的品牌,以及开发新的项目:保健品和化妆品。“保健品和化妆品,是我自己开发的项目,销售和包装我自己做,总公司就负责给我生产。还是得利用公司现有的资源。”罗会余对记者说。目前,保健品和化妆品的新项目,他已经注册完自己的商标。

自从接触这个金饭碗公司之后,罗会余开始有了一种品牌意识,他开始推广自己的品牌,积极提升品牌的文化内涵。他先从这颗“小石榴”开始,大做文章,挖掘自身所蕴涵的资源。乳泉石榴红酒厂,本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一家国营企业,有比较深厚的历史积淀。“《本草纲目》中对石榴的介绍非常多,可以说,一颗小小的石榴就是一个‘宝’。石榴在古希腊中被称为圣果,是生育、多子多孙的象征。”除此之外,罗会余还提到“拜倒在石榴裙下”这个典故的来历,以及其历史内涵。罗会余把这个小小石榴的文化内涵向他的客户介绍和推广。之前,总公司在世博会上也做了一些相关的推广。

“比如‘好想你枣’和‘大世界橄榄’,一个是卖枣子的,一个是卖橄榄的,但他们都是简单地卖水果,没有副产品,而我们的石榴,不单有酒(我们的酒就有四个专利:包装,石榴干,多酚,石榴酒),还有保健品和化妆品,而且,我们还可以做成系列。而且,我们有更广阔的平台。”罗会余自信地说。

他的具体设想是,把这个石榴红酒、保健品和化妆品划成一个“圆”,“圆心”是它们的原料:小石榴。而且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系列,就像一个陈列室,里面有酒的陈列品,有保健品的陈列品,有化妆品的陈列品。其中的保健品,专门和养生会所合作。“我就想,以后,让我们的每一个代理商都做一个私人会所,但是他们的酒柜和装饰品都由我们统一定做。

“人肯定是要喝酒的,身体有毛病了就想吃点保健品。我们这酒,本身就有保健的作用,我们这酒喝醉之后,不口干,不上火。有酒的地方肯定有女人,有女人的地方肯定要美容。这是一个系列。”罗余会强调着他的产品。

一个老板的“文化内涵”

目前,罗会余刚刚在合肥开了一家分公司,是一个以金饭碗分公司名义的电子商务的平台,专卖石榴红酒、保健品和化妆品。团队已经就位,已经招聘了10多个员工。罗会余已经“正式”当上了老板,不再是以前的光杆司令了。他对怎样做好一个老板也有充分的设想和规划。“一个老板的文化很重要,一个公司的文化,就是这个老板,总经理的文化,如果一个老板总是吃喝玩乐,那下面的人也会这样。文化是会相互传染的。”罗会余说。

我们还要学习中庸。如果是光为别人着想,让别人得到快乐,什么事情都迁就别人,这会让自己感到痛苦,不行;如果是以自我为中心,不管别人的想法,甚至‘死活’,只有自己的主见,只顾自己快乐,不顾别人的快乐,这就做不了事情。所以,我们要学中庸,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既要听别人的,也要有所主见,这就可以做一个领导者了。”罗会余补充说。

他还为员工的薪酬方式设计了一种“结果导向”的模式。他这样来定位公司的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关系:他认为,老板和员工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雇主和被雇佣者的关系,更是一种合作的关系。“我们合作的话,你就要帮我完成一些事情,我提供平台给你发展。沟通和交流的时候,就不存在一个上下的关系了。如果是给分配任务,就是一种上下的关系。”而且,他非常注重与人的沟通。不管是对员工,还是对每一个人,罗会余心中都有这样一个理念:“心中积福则福,心中积恶则恶。心中你只要有大爱,你就有回报,没有回报,是你的大爱不‘到位’。”

他对未来充满信心。他正可以大展宏图。

编辑手记

野心,或者说欲望,是一个创业者极其重要的创业动机,同时,也是一个创业者必备的“素质技能”。但野心不只是在天上飞的东西,一定要“落地”,用脚踏实地的行动来实现自己的野心。

罗会余的“野心”主要来自于姐夫和其他人对他的“偏见”,甚至是“看不上眼”。这不仅没有打击他的自信心,反而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创业冲动,和前进的斗志。在那一年半创业的“摸爬滚打”中,他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希望,也看不到路在哪里。“创业之前,目标要明确,要把自己定位好,这样才有方向感,否则,就像无线的风筝到处乱飞。”这是罗会余血的教训。

还有与人交往的经验,对罗会余来说也非常重要。他由一个内向的人,变成一个外向的人,与他积极参与人际交往有很大的关系,“创业的人,要走出去,要多跟人交往,因为一个人的观念都是很狭隘的,包括我们看的书都是理论性的东西。和我打交道的朋友或者客户,大多是比我年纪大的人,他们给我的一些经验是我的一笔宝贵的财富,这些经验在书上是看不到的。”

但是,在创业的过程中,也要提高警惕,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但也要对人以诚相待。“创业要认准人,特别是对不了解的人和事,不要盲目,很多好的事情往往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对你很好的人,也有可能成为一个‘陷阱’。”

本文原创,作者:zxbcctv,其版权均为张小宾自媒体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xbcctv.com/766.html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