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创业思维-正文

胆大才敢做生意

商场如战场,充满了风险和机遇,既可以是遍地黄金又可能千金尽失满盘皆物。如果胆小如鼠、犹豫不决是绝对没有出路的。温州人敢冒风险,勇闯天下,敢吃第一只螃蟹的性格特点,使他们占得市场先机。

胆大才敢做生意 - 第1张

“胜在险中求”,任何能够带来滚滚财源的机会,都伴随着极大的风险。不冒险,不赚钱,不敢冒风险才是最大的风险。

天生爱冒险

300年前,温州还只是东海旁的一个小县,居民不是务农就是打鱼,因为穷到没有办法,有些靠海的人只好出海当海盗。这或许就是温州人胆大包天的历史渊源,所以在改革开放之前,一些温州人就偷偷摸摸开始做生意赚钱了。

文革时期,温州涌现出了很多“养蜂一族”,他们乘坐火车天南地北地追花逐蜜。如果你以为他们只是养蜂糊口,所以居无定所、四处流浪,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原来,那小小的蜂箱里面藏着天大的秘密。因为养蜂属于农业,而当时国家很重视农业,所以铁路部门对运输蜂箱有巨大的价格优惠。聪明的温州人看出了这里的商机。他们灵机一动,带着几十个“蜂箱”随着火车走南闯北,奔云南,赴新疆,上东北,下广州……利用蜂箱偷偷贩运紧俏物资,把云南的烟运往新疆,又把新疆的葡萄干贩到天津……

温州人早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就开始搞商品生产,初步实行了市场经济,双轨并存。如金乡镇“文化大革命”初期就加工语录牌、领袖像章。50年代以来,尽管民间工商业普遍受到抑制,但温州虹桥一带的农民仍然采取各种方式进行集市贸易,集市时,每日仍有二三万人,上市品种达到400多种。甚至粮食的买卖在严格的控制之下仍未能根除。

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期,柳市镇的八位小商品经营者:电器大王胡金林,螺丝大王刘大源,矿灯大王程步青,线圈大王郑祥青,合同大王李方平,旧货大王王迈仟,机电大王郑元忠,他们虽然经营的只是螺丝、矿灯、线圈、小五金等商品经济的“针头线脑”,但因为他们有胆识,能在计划经济一统天下的当时,敢闯“禁区”淘金,所以成为了当时富甲一方的私营大户。

1999年,北约发动对南斯拉夫战争之时,天上导弹穿梭,而地上却有大批温州人忙着自己的生意,当科索沃局势稍一平静,温州人就进入科索沃做起了他们的买卖。温州人说:战争是不可能永远打下去的,我们就是选择众多商家撤退的时机进人,虽然冒点险,但捷足先登,生意好做。

不冒风险是最大的风险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有三次发家致富的机会,而多数人却失去了:第一次下海经商,倒买倒卖,认为是不务正业,投机倒把;第二次是玩股票,认为是骗人;第三次是搞房地产,认为会血本无归。到头来一看,结果不是我们的想像,却正相反。所以,只要有胆量去吃第一只畅蟹,再踏踏实实、勤勤恳恳地去努力,就没有赚不到钱的道理。

如果你只有10元钱,你会选择怎么去用这10元钱来支持你的生意?一般的人都会选择做生意用上6—8元,剩下的钱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而温州人的方式是,拿上自己的10元钱,再去亲戚朋友那里借10元,然后去银行贷款10元钱,用手头的30元钱全心全意经营生意。6元和30元的本钱的差距,这就是温州人经商上的勇敢。

温州人肖绍静有个朋友是南京人,虽然从事不同的行业,但在创业第一年两人赚的钱都在10万元左右。这时肖绍静发现眼镜市场有利可图,于是又从银行借贷了10万元,一起“砸”到事业上;而那位南京朋友把8万元钱存进了银行,只拿出2万元用在事业上。又是一年春来到,两人的事业也同样在发展。不同的是,肖绍静的20万元在一年间已经“利滚利”到了近50万元,而他的朋友也赚了一倍,但总共才3万余元,这就是温州人的勇气。对此,肖绍静深有体会地说,认准市场,敢冒风险,迅速入市,是温州人成功的一大法宝。

犹太商人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真正的商人敢于拿妻子的结婚项链去抵押。”不过,犹太人还是比不上温州人,因为项链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饰物,而温州人如果没有将房屋产权证拿去银行抵押贷款进行投资,则遭到所有的亲朋好友笑话。

一个山东朋友想投资5万元做买卖,请一个温州人参谋策划做什么。温州人问他总共有多少钱,对方露了底,说有20万元,其中15万元存着给儿子买房或做备用。这个温州人不屑一顾地说:“温州人若有20万元,哪怕是把房子抵押了贷款,也要想法投资50万元。现代经济是资本推动型,一般情况下,利润和投入成正比,不敢投入怎能成为大老板?”

毫无风险的事情人人都会做,人人都想去分一杯羹,也就很难赚到大钱。“胜在险中求”、“无限风光在险峰”。澳门赌王何鸿燊的资本原始积累充满着传奇色彩,善于发现机会,并且敢于承担风险是他发家的秘诀。在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占领了澳门,并进行全面封锁。何鸿燊组织船队向澳门偷运粮食和日用品,他自己也收到了敢冒风险的回报。有资料称,现在澳门的一半产值与何鸿燊有关。

印尼华侨林绍良大胆支持印尼人民对荷兰的独立战争,向印尼军队出售药品,担当付出身家性命的风险,由此奠定了70多亿资产的根基。

雀巢公司在世界各地办厂生产和投资,免不了有麻烦和风险,如在发展中国家设厂生产,就要考虑会不会引起消费者担心那里的卫生条件和不洁水源会使产品危害健康,还要担心假冒品的出现等。雀巢公司并不因此而动摇,他们深信“不冒风险是最大的风险”,一直坚持走这样一条路才能取得了今日的卓越成就。

胆子大能赚钱

世界上没有万无一失的成功之路,商业战场总带有很大的随机性,各要素变幻莫测,难以捉摸。在不确定的环境里,人的冒险精神是最稀有的资源。

20世纪50年代,王永庆在一片非议、嘲讽声中决定投资塑料业。王永庆认为,台湾是国际烧碱生产基地之一。在烧碱过程中有70%的氯气彼白白的浪费掉了,实是可惜。1957年,他投资兴建的台湾第一家塑胶公司正式投产。产品虽然出来了,但由于受日本物美价廉的同类产品冲击,他的塑胶产品严重滞销,仓库货物堆积如山,王永庆陷入了困境。

经过一番“检讨”,王永庆采取了两条令人吃惊的措施。为解决供于求的矛盾,他以常人所没有的魄力,采取了“以毒攻毒”的策略:大幅度提高产量以压低成本和售价,从而获得压倒一切的竞争实力。当股东们反对他的做法时,他就买下了“台塑”的所有股权,独自经营。与他合作的加工厂对自己的产品不愿降低价钱,使销售量无法大幅度提高,“台塑“濒临绝境。王永庆在对他们晓以利害,百般劝说无效之后,义无反顾地成立了自己的加工厂—南亚塑胶,建立起塑料原料与加工相连贯的“一体化发展体系”。王永庆正确而又冒险的经营策略,使他迅速跻身于世界化学工业界50强之列,成为台湾的头号大富翁。

现在流行“胆商”的说法,它是继智商、情商和财商之后日益被人重视的第四种“商”。它反映的是一个人的胆略、勇气和决断力。科学表明胆商对于成功的重要性,已经远远超出了智商。一项对1064名经理人进行的能力测试发现,胆商指数的高低是一个人事业成功与否的重要参数,其次是情商,而智商在这个层面上已经显得极其微不足道了!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胆量=赚钱”已经成为一个经得起考验商场公式。

聪明的温州人更是深谙其中之道理,他们从最初的小打小闹,即生产小商品,到今日的叱咤商业战场,创国家、世界名牌,很大程度上,是决于温州人的大胆开拓,敢闯敢拼,有胆走遍天下!

什么钱都敢赚

有人说,北京人什么话都敢说,上海人什么都敢穿、广东人什么都敢吃,而温州人则是什么钱都政赚。还有人说温州人可怕,可怕之处就在于他们在追逐财富的利益驱动下,敢闯敢于敢吃苦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生于温州、长于温州的张文荣的经商头脑几乎是与生俱有的,从小他就在温州传统的“男孩从小要有经济独立的意识”之类的训诫下成长,14岁时就在旁人的指指点点下靠卖冰棍赚到了第一桶金。

张文荣17岁成了真正的商人,凭着一股初生牛犊的闯劲,他四处寻找机会。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尚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这种特殊的经济体制导致的物资匮乏、信息不对称,使精明的他发现到了其中所隐藏着的大量商机。

那时的上海,一切都在计划经济中的条条框框中,马路上的铜“满街乱放,却没人要”,而温州的民营经济却紧缺铜,张文荣便做起了废铜生意。

在上海站稳脚跟后,张文荣不再满足于小打小闹,上海乃至全国经济环境的好转,也促使他把发展眼光由贸易转向了实业。

1988年,张文荣看准了城市发展对电缆需求的扩张,选择了上每电缆厂作为合作伙伴。由此成了上海滩小有名气的“电缆大王”。1997年,他又出资1000万元兼并了国有企业——浦东电缆厂,终于在上海滩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现在,张文宋的亚龙集团的经营范围已从铜材、电缆拓展到教育、医疗、绿化工程、房地产,总资产达到6个亿。

商场如战场,充满了风险和机遇,既可以是遍地黄金又可能千金尽失满盘皆物。如果胆小如鼠、犹豫不决是绝对没有出路的。温州人敢冒风险,勇闯天下,敢吃第一只螃蟹的性格特点,使他们占得市场先机。

所属专题:

本文原创,作者:zxbcctv,其版权均为张小宾自媒体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xbcctv.com/1755.html

相关文章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