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创业思维-正文

曾于成:乡下娃的发财梦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的人选择麻木不仁,有的人选择奋力改变,为了我那无畏的勇气,我选择了后者。因为在我心里:创业哪怕摔个粉骨碎身也比麻木适应要强。——曾于成

曾于成:乡下娃的发财梦 - 第1张

采访对象:曾于成

毕业院校:长沙环球职业学院 计算机专业

在校时间:2004年—2007年

创业时间:2010年3月

启动资金:10万

公司名称:长沙德缘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经营项目:UPS不间断电源、稳压电源、精密空调、防雷产品

目前雇员:6人

经营业绩:年营业额上百万

写在前面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的人选择麻木不仁,有的人选择奋力改变。而曾于成选择了后者。

2007年毕业于长沙环球职业学院的曾于成,和大多数大学毕业生一样,毕业了,有各种海阔天空的想法,也曾盲目地去找过工作。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珠海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仓管,后经历过辗转挣扎,于2010年3月创立长沙德缘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出生贫寒,初中毕业就被安排去学技术

曾于成出生于全国十大贫困县之一 ——湖南省新化县— 一偏远的小山村,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娃,也曾是实实在在的穷小子。

除了他之外,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三个人的学费,基本上靠爸爸一个人来承担。如果是今天,勉强还是可以供他们上个高中的,但是2004年,还没有九年义务教育免费这一政策。无奈,曾于成只得暂且认命。

是的,认命是暂时的、单方面的,不能上高中并不意味着曾于成想要功的激情就此被扑灭。

那时候,模具人才严重缺乏,要是谁家的孩子是个模具师,那可真发达了,因此,当姐姐说安排曾于成去学模具的时候,他的心激动得差点没跳出来,当天就收拾东西,随时准备接受姐姐的“指示”——出发去见师傅。

可事情并不是曾于成想象的那么简单,来到工厂,先不说没有学技术,师傅还处处让他干苦力,厂子里哪里要人,师傅就派他去哪里。哪里的活累,师傅就让他帮忙干,十几天下来,曾于成本来就瘦小的身子显得更加憔悴了。那时候,他第一次意识到:生活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可那时候,我才16岁,我一乡下来的,我一没见过什么世面,二我没什么资本,除了好好待着,听人安排,我还能做什么?”曾于成无奈地说。是的,没办法,他只能暂时好好待着,然后静观其变,寻找机会。

机会来了——可以上中专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那天,曾于成像住常一样下班回来,随意地翻开《长沙晚报》,突然,他激动地叫起米:“我可以上学了!我可以上学了!”他真是想读书想疯了。那时候,姐姐诧异地看着他:‘啥?”当看到“爱心助学”几个字时,姐姐的眼睛湿润了,心想:自己终于可以不要那么自责了。

曾于成终于可以继续上学了,尽管是中专,但他想:至少可以让他学一门供自己生存的本领。

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曾于成当然得好好珍惜。他在学校不仅认真上课,还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尽管普通话非常不好,他却还当上了校广播站的站长。“当然,我当时完全是为了逼自己把普通话讲标准点。”曾于成补充说。通过努力,三年后,他不仅顺利拿到中专文凭,连大专文凭也拿到了。

“我在学校,可谓是呼风唤雨、名声响堂堂的人物,说出的话掷地有声,发出的指令,社团人员常常言听计从,‘粉丝’遍布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加上有一张帅气的脸蛋,真是引无数美女尽折腰呀,那时候我想,我的前途一定是光明无限。”曾于成自嘲道。

可没想到的是,毕业后,他的前途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第一份工作—世界500强企业的仓管

出生在一个贫困县城的小山村里,身边的人都不富有,所以对于贫穷,曾于成起初没有太多的概念和感受,可是当他走出大山,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受到很多的冷眼和排挤时,那种穷的意识在他心中越来越强,可他的内心在那一刻,也是无比强大的。他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将来一定要干一番大事业。

2007年毕业后,曾于成在珠海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里的一个中央仓库里找了第一份工作,当时的工资是1500~1800元/每月,句吃住。在曾干成看来,这工资似乎也还不错了(因为2007年那时候,在学校一个月的生活费基本上在400元左右)。

而那些在流水线上工作的人,每天早上八点做事做到晚上十点,中间除了吃饭时间,基本找不出其他的休息时间。每天站在同一个地方,面对着同样的机器,做着同样的事情,做着同一个动作,甚至上厕所都要和小组长打报告,而且要等着有人替了才能走。这样的工作,不仅累,还很枯燥、不自由。

看着这些人,这些渴望自由、当时又极具有个性的同龄人,为了事业在慢慢地磨着自己的性子时,曾于成觉得,自己真的还算比较幸运的。因为至少,他还可以在仓库随意走动。

“那时候,企业里有很多我们班的同学,因为白天大家都在工作,平时也没有什么时间聚在一起,而晚上,一个个的一下班就只想着睡觉,即便是偶尔休息一天,大家也都没什么聊天的心情,看得出,大伙儿都非常累,很多朋友说,这是一份折磨人精神的工作……”说到这里,曾于成的情绪低落了下来。

不满现状,准备去上海闯荡

曾于成虽然出生农村,从小吃过不少苦,但也属于从小就被放养的孩子,也是习惯了自由的人,对于那些在流水线上默默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既敬佩又同情。

流水线工人的那种精神压力,没有经历过的人是很难理解的。在那里边,一方面是来自对未来的恐惧,因为在里边能学到的东西极其有限,而若是离开,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能找到别的什么工作。另一方面,在这里每天都是拿着这点饿不死又吃不饱的工资,除了能够勉强养活自己,根本就做不了其他什么事情。

而曾于成,虽然比他们要过得“舒服”,但是他心里还是很不满。第一,工作也累,尽管比流水线上的人过得要“舒服”,但大多数时间做的都是体力活,每天十三小时。这种超强负荷的工作对于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来说,绝对是一种摧残。第二,工作熟悉之后,他内心总有一股冲动,一股想要极力挣脱现状的冲动。第三,自己花这么多时间、这么多金钱读书,连一份体面点的工作都找不到,尽管时间长了可以拿个2000多块钱一个月,和很多大学生一样,曾于成总觉得这时间太慢了。第四,女朋友在这公司,看得出她也是在做自己不情愿做的事情。

面对这种残酷的现实,只有两种选择,要么麻木不仁,要么奋力反抗。当时,曾干成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想法——千一番大事业,“难道我要继续等下去吗?这时候,他找到了自己的兄弟——学校学生会主席,和自己一个企业的流水线上的小组长。在交流的过程中,他说到曾经想去的地方——上海,尽管自己不知道在那里能做什么,但至少上海是个大城市,很多人都在那里寻找着自己的未来。“不知道是兄弟情深,还是小组长也不好当,当时这兄弟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说到这里,曾于成觉得又感动又感慨。 感动的是自己当时的那种可以不顾一切的激情,感慨的是自己当时那种盲目行动的幼雅。

去上海找一份好点的工作稳定下来,然后把女朋友接过去,一起过点小日子。只是出于这种最简单的想法,曾于成第二天就辞掉了工作,为了“不浪费时间”,他们当晚就买了火车票。

去上海,尽管激情满满,信心十足,但在那里,没有亲戚,没有朋友,甚至连一个熟人都没有,未来的一切都只是个未知数。尽管很不放心、很不舍,曾于成还是不得不狠心“扔”下女朋发,安慰她,让她安心等待他的“好”消息。

为了节省开支,两个人坐上最后一趟班车,提前几个小时就到达了广州火车站,说起在广州火车站等待火车的那个晚上,曾于成印象深刻。到达广州火车站时是晚上10点多,天气很冷,风呼呼地刮着,即使站着,久了都会冻得直打哆嗦。可前坪冰冷的地上依然密密麻麻地睡着各地前来找工作的农民工,这一切与这个发达的城市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协调,可又有多少人真正地去理解过他们背后的辛酸与艰苦呢?“我想:习惯了优越生活的人是无法体会那一刻的滋味的。”曾于成忍不住补充道。

而他和他兄弟两个,是年轻人,是想要成就大事业的年轻人,尽管几个小时的等待相当不容易,但他们仍然不好意思、也没法像农民工一样“安静”地睡在地上,最终只好找个风小的地方悄悄地蹲下来,抽着烟无奈地看着这座城市的车来车往·…

雄赳赳闯上海,灰溜溜回珠海

大概是站了20多个小时,列车到达上海原闸北的老火车站(电视剧《上海滩》里边最热闹的地方),除开买火车票的钱,当时两个人身上只剩下不到1000元了。一连站了20几个小时,经历了黑夜、经历了白天,两个人下车的第一想法就是找个地方睡觉,可想着这点闯荡的“经费”两个人不得不从酒店的门前绕道离开。

可幸的是,当时阐北火车站边上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些五十年代的老弄堂没有拆,那里有旅社,看着眼前这破旧的老弄堂,两个人既兴奋又伤心。用木板隔开的房间里刚好能放下一张床,除了一件非常有文化底蕴的艺术品——尿壶,里边连个放东西的柜子都没有。而床上的被子,估计是好几个月都没有洗过了。老板是一个胖胖的老妇人,很好讲话,30块钱一个晚上,在上海这个地方,那是相当便宜了。就这价格,直接就可以让人想象到这旅社的条件了,可是他们没有挑剔的权利,能有个地方睡就不错了。

每天晚上,曾于成要发呆N久才能勉强“哄”自己睡下去,然后辗转N次后才能勉强睡着,可隔壁房间还时常会传来非常清晰的撒尿的声音,这时,本身就睡得浅的曾于成又得和自己的睡眠做思想斗争——“明天还得找工作,乖,好好睡…….

在上海的那些日子,曾于成就是在不断地和自己做思想斗争中熬过来的,要是能熬下去也就好了,可老天都不让啊!

被子太脏了,曾于成的皮肤开始过敏,睡了几个晚上,他的身上几乎都长满了红色的痘痘,甚至还因此生了病。就因为这些事情,还不到十天的时间,两个人身上的钱差不多都要花完了,更痛苦的是两个人的工作都没有落实。

初来乍到,没有亲戚,没有朋友,不熟悉地方,也不知道自已能做什么,更不知道有人才市场这么一说。打开报纸吧,上面招聘的全是要把个人简历先发过去,合适的话就给打电话。那时候,他们虽然投了不少简历,但真正打电话过来的一个都没有。

不说现在这社会是个小康社会,但至少不至于到那种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步吧。可出乎意料的是,这种事情就发生在曾于成身上。“我是农村出来的,和城市里的孩子比,更有一种高傲的自尊,即使在外面再苦,我也不会给家里打电话求救。求救,那是一件让父母很没有面子的事情,那是会成为村里人茶余饭后谈论的对象,所以尽管当时快到了没饭吃的地步,我也没有找家里要一分钱。”曾于成回忆道。

一方面,朋友都不在上海,看不见人,另一方面,大家都刚刚毕业,都在挣扎中。找朋友借钱那就更加不可能了。直到有一天晚上,他们手中最后只剩下五块钱了,还欠着当天的房租,不敢回去,当晚两个人就买了一个烧饼一人吃一半,在网吧找了个没人上网的位置过了一晚上。

人在困苦的时候会有很多“发散性思维”。第二天,曾于成和自已的兄弟一起去火车站转了转,突然生出一个想法,火车站人这么多,矿泉水成本低,要不我们去卖矿泉水。越想越觉得可以,于是就各自去“考察”市场与场地。“可上海的城管这么多,万一哪个城管把我们给抓起来,收走身上的东西怎么办?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给家里造成麻烦就更糟了……”就这样,各种因陌生而产生的恐惧感让他们不得不放弃卖水这个“伟大”的想法。

在各种鳖脚的想法都未能实现的时候,曾于成和兄弟两开始沉默了。两人来到黄浦江边,彼此安慰对方。想了想当年在学校的那种自信,那种“风光”,又想想今天沦落到如此地步,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身上只剩下几块钱了,现在的主要问题已由发展问题转化为生存问题了,再不行动就真的要被饿死了。沉默过后,曾于成突然提议:“大丈夫能屈能伸,我们干脆去做服务员吧(因为服务员是包吃包住的,至少能保证基本的食宿)。”思考了良久,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降低“身份”去做服务员,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做服务员竟然也这么坎坷。

说走就走,曾于成和兄弟一起来到一家湘菜馆门前,为了顺利做成服务员,曾于成“如实”禀告了情况:我们是刚来上海闯荡的,我们希望从服务员开始做起……当时,曾于成虽然很瘦,但形象和气质还基本满足服务员的条件和要求,可他那兄弟当时170多斤,太胖,根本就穿不了店里的工作装,没辙。兄弟只好和曾于成说:“要不你先做着,我再想别的办法。”

曾于成是那种典型的“义气哥”,哪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舒服着”然后让兄弟独自一人去想办法呢?“不,不行,我们是一起来上海的,要工作就要一起工作,要走就要一起走……”兄弟拿他没办法,最终两个人都没有去做这服务员。

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了,两人也差不多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各种未知、各种恐惧最终不但没有让他们统一思想,还产生了很多分歧。就这样,兄弟最终去投靠她姑妈了。

陌生的城市、兄弟的分离,还加上身无分文,曾于成实在熬不住了。想想自己来时的想法:等自己在上海稳定之后将女友接过去,没想到就几天就混成这个样子,没脸见她了。当时,姐姐在长沙,曾于成首先想到的是回长沙,回长沙暂时渡过这段艰难的日子,可那会儿,得知真相的女友不仅没有打击他,还给了他很多安慰和鼓励,这些安慰、鼓励、感动和温暖让曾于成没有由不回到女朋友身边。“我再也不忍心丢下她,留她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我了。”说到这里,明亚可以感觉到他内心里的激动,那时,他还下定决心:以后不管去哪里,我都要带看她。于是又“打道回府”,回到珠海。

“丢了”夫人又折兵

尽管人回来了,但曾于成的心还没有回来,他心里有太多的不甘,于是不断地给上海和杭州(后来听说朋友在那里)的一些企业发简历。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杭州有一家单位给曾于成打电话来了,招仓库主管的。尽管“上海之行”让曾于成很难忘,但他还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还是想去试试。

只不过上次是和兄弟——上海之行,这次是和女友,从珠海又跑到杭州,经历过这些,曾于成终于明白了“不断折腾”这话的“深刻”含义。

这次“杭州之行”依然只有1000多块钱(女友辞职领的),只是这里有朋友。到杭州的第一天,尽管曾于成不想打扰朋友,但没办法,为了让自己放心,当天,曾于成和女友就住在朋友家里。

上次是和兄弟,可以相互照顾,这次是和女友,曾于成要照顾女友,因此,曾于成不再像上次那样到处“瞎窜”,而是吸取上次的教训。来这边的首要事情就是熟悉这个城市,以消除恐惧感(因为熟悉这个城市之后,就不会担心自己找不到家,可以找到家了也就不会有恐惧感)。

这个城市基本熟悉了,面试成功了,住的地方也找到了,这在曾于成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房子虽然小,条件也很差、可一想到愿意和自己一起吃苦的女朋友,曾于成觉得这一切是无比的幸福。随着工作慢慢稳定下来,工资也慢慢地涨起来,女朋友也在一家有名的酒店找到了一份迎宾的工作。曾于成觉得:幸福生活离自己不远了。可正在曾于成得意之时,足以让他跌入谷底的事情发生了。

几个月后,女友说要分手,当他问为什么时?她说可能有一个更合适的人,可能跟着他生活会更好一些……当晚,尽管曾于成豪言壮语,但仍未挽回女朋友已离去的心。

那时候,曾于成的精神在瞬间逼近崩溃,他至今仍无法想象当时那种落魄的样子,那种别无选择的选择。在彻底地痛哭一晚上,发泄完毕后,曾于成第二天就买了票回长沙。

如今慢慢能够理解她当时的决定,因为当时真的很苦,我没能给她足够的信心,尽管当时她离开了我,但现在我还是很感谢她。”尽管这一切的忆是那么辛酸、那么的痛苦,可曾于成并没有一丝的怨恨,而是选择感谢她。

在他看来,那些曾经给过他伤害的人,同时其实也在给他一股前进的动力,那种来自心底的最原始的动力——因为当时他处于社会的最底层,很多人、很多事情都在不断地逼着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怕的事情的时候),才会慢慢发现,再难的事情也只有这么难了,也比较容易接受了。

因此,尽管那个时候,他觉得已经没脸见父老乡亲了,但他还是决定回家,他想趁父母现在身体硬朗也不需要自己负担太多的时候,抓紧创业。“那时候,尽管自己已经想好了创业项目—UPS电源的代理,可缺少启动资金。”而依照曾于成这性格,他是绝对不可能去找家里要钱的。怎么办,只能自己去挣了。

第一步——积累起始资金

09年刚过完年,曾于成早早地就出发了。“我离开家的时候,母亲给我装了满满的一盒子土鸡蛋,平时他们省吃俭用,现在还硬塞给我几百块钱,面对这一切,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车子将要离开村子的那一刻,我看着母亲那瘦小的身子站在村口,看着车子在慢慢远去,那会,我在心里默念:“这次出去一定要争口气回来。”尽管是回忆,曾于成依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停了停才继续讲下去。

曾于成觉得,自己2009年的运气稍好,一到长沙就找到了一份做自动感应门的销售工作。尽管之前没有做过销售,但凭着自己开朗、善于与人沟通的性格,他觉得自己应该适合做这个工作,也相信自己可以做好。

当时,公司经理发现:曾于成身上有一股拼命三郎的劲,干是很愿意教他。当然,曾于成偶尔也会给经理买些小烟,送点小酒。

前期尽管很努力,但他的业绩仍然不是很理想。可这已经是曾于成没有退路的工作了,没办法,只得做下去,只是他开始转变策略,去攻几个有把握的项目。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几个月的努力,曾于成的命运开始有所转变了。

那时候,中建五局在长沙建一栋5A级的写空楼。里面需要用较多的自动门。这个项目足足花了他半年的时间,尽管夏天的时候,天气很热,大阳很大、很晒,但曾于成依然天天往工地上跑,脸蛋由又白又嫩变成了又黑又粗了。也正是因为这种变化,那边的项目经理终于被他感动了,签完合同的那天下午,他并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直接坐车到了江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直到快要下班的时候他才回去。那一刻,那短短的一刻,曾于成似乎感觉到了希望。

拿着公司给他的这2万块钱提成,他似乎再一次充满了自信,甚至对于他来说,这钱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有这2万块钱,接下来至少有一段时间他不用为生计发愁,可以更放手地去做事了。经过努力,他后来相继与井湾子国际家居城、湖南信用联社等建立了合作关系。几个项目之后,曾于成不仅慢慢地积累了一小笔资金,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让他成长了不少。那时候,在曾于成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不管多累多苦,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做好自己负责的项目。

做点销售,赚点小钱,这就让曾于成满足了吗?不,他并不满足。

那年年底,曾于成去了几个地方旅行,旅行中,他发现:尽管现在工资还不错,不愁吃、不愁穿,也没有什么压力,但这并不是他自己真正想要的,他要的是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属于自己的。

因此,旅行回来之后,他打算自己创业。

正式开始创业

曾于成一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只是来回的折腾让他多了几分成熟、稳重。2010年上半年注册公司前期,他尽管对整个行业有些了解,也跟着表哥做了一段时间,但他并没有直接招很多人,而是自己一个人一边做一边学。

那时候,他几乎每天都要出去跑业务,回头还要做总结和计划,他说:那段时间身体比打工还累,可是心里却觉得很值得、很开心。慢慢地,客户关系做好了、单子也越来越多了,问题也开始出现了。

2010年3月28日是曾于成创业以来最难忘的一天,也是最难过、最开心的一天。他通过一个中间商做成了湖南一大型公司的小单(一万多块钱的单子)),那时候才一个人,因为要临时给客户安装电源,于是就找了个熟人——表哥公司的安装师傅,可谁知道那师傅是个“二把手”,他一去就给了曾于成一下马威,在连接电池的过程中接错了一根线,造成短路。接着电池就放肆地喷火花,不一会居然开始冒烟了。不得了,信息机房的消防警报全响了,领导们也随着警报声赶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曾于成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中,还好,他没慌神,他马上就联系了一专家过来。经过专家的一番检查,还好客户的机器设备并没有烧坏。

“天呐,那么大一公司,一个信息机房里的设备就值几千万,要是万一烧坏了,我该怎么办啊!”曾于成现在回忆起来都有些后怕。

当晚,曾于成不仅非常诚恳地和客户道了歉,还请领导们大吃了一顿,最后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那天曾于成真是吓到了,当他把领导一个个都送回去之后,他开始了思考:创业才开始,老天就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大的“惊喜”,我选择创业这条路对么?我能够坚持走下去么?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他终于想通了,他再一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路是自己选的,今后不管路途有多艰辛,都一定走下去。

也许这次真的是老天给他的一个考验,也许是真的该转运了,从那以后,曾于成的事业慢慢地变得顺利起来,所有的努力付出也都不断得到了回报,2010年年底做财务结算的时候,曾于成惊喜地发现,原来公司已经开始创造利润了。

2011年,是公司发展壮大的一年,曾于成开始招兵买马,业务员4名,专业安装师傅2名。别看人不多,可这一年,他们的盈利额飞速增长,年底时就达300多万,最后还做成了湖南的总代理。

2012年,也就是今年,长沙德缘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有了一批属于自己的比较稳定的客户,业务量也在不断地增长。

这个行业,是比较成熟、也是发展比较快的行业。市场广阔,竞争也激烈,用一句话表示就是:机遇与危险共存。尽管如此,曾于成仍然充满了信心,因为他相信:只要有绝对的热情、全身心的投入、就一定会有回报。

编辑于记

曾于成在学校时有一种盲目的自信,想进社会后大展拳脚,可结果却颠沛流离至此。就像《故乡的云》里边唱的“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我们很多人又何尝不是呢?

自从我们丢下厚重的书包,踏讲大学校门那一刻起,对于未来,可以说是豪情万丈,充满了希望,可当毕业后拿着那张大学文凭去找工作,在找工作中到处碰壁的时候,自己是否会有所失落呢?这时,或许你会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要自己单干的冲动,可你又会想:我没有钱?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而且万一要是创业失败了怎么办?创业还没开始呢,一堆子浇灭你梦想的念头的想法倒是出来了。

是的,我们年轻人有激情,但那种激情是短暂的,如果长期这样不断地给自己找借口,不断地给自己找“退路”,慢慢地,你那种想要创业的激情就会慢慢“淡定”,那种想要成功的激情也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就像《士兵突击》里边团长说的:想要和得到之间还有两个字,那就是做到。如果你仅仅是停留在脑海中,那么,即使你的想法再好,那也终究是空想。

因此,如果你想要创业,那就要勇敢一点,找准了目标就要立即行动,做计划、积累资金、学经验等等,这些,都要一步一步地去实行。

本文原创,作者:zxbcctv,其版权均为张小宾自媒体所有。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xbcctv.com/662.html

相关文章

换一批